在遭遇网络投资欺诈后,63岁澳大利亚老人选择这样反击!

“因为自己淋过雨,所以总想替别人撑把伞”,这句话用在澳大利亚63岁的Deb身上,似乎再贴切不过。

因为一则虚假的网络投资广告,Deb在四个月内把她的退休金和积蓄都输给了骗子。现在,每当她登录 Facebook 时就会“愤怒”,在她的推送中,有源源不断的广告,其中包括澳大利亚名人、公众人物和政客宣传投资机会。 

去年,同样类型的帖子让她陷入了债务和操纵的恶性循环,导致她损失了超过 10 万澳元。

但她的使命不是“坐在家里哭泣”,而是确保其他人不会“被烧伤”。 如今,Deb每天都会上网,并在她看到的每条虚假投资广告下发表带有警告的评论。

她迫切希望在人们点击之前能抓住他们的注意力,让他们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一张错综复杂的欺诈策略网络,会让他们“被洗脑”。

 “如果我能阻止任何人失去一切,甚至更多,我一定会去做,”Deb说道。

Deb的被骗经过:四个月损失13万澳元

据Deb描述,去年她点击了一个虚假投资广告并注册信息后,一个自称Daniel的投资经纪人联系了她。Daniel每天在同一时间给Deb打电话,每周五天。他教 Deb 如何使用名为 Capital B 的平台,并提供投资交易的技巧。

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,Deb每天与Daniel联系,按照他的要求追加资金。 “他们把你缠在他们的小指上,而你却完全被吸住了,这真是悲惨又令人惊奇”,Daniel说道。

起初,Daniel让她提取了少量利润。但Deb说,当她被说服升级到 25,000 澳元的白银计划骗局就真正开始了。“从 25,000 澳元的计划开始,我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损失了 130,000 澳元。”

为了方便转移资金,骗子还编造故事引起恐慌,让Deb陷入了困境。 她转而被判了自己的银行,并被说服将投资转移到Olliv比特币机器上。 

“它们让你担心你的钱存在银行,”Deb说。 “他们真的知道让你恐慌的策略。一旦你恐慌,你就按照他们告诉你的去做。”

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(ASIC)表示,其发现的绝大多数投资诈骗活动都源自海外,诈骗者诱骗澳大利亚人使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,因为它几乎不可能恢复。 而且它也可以在有限的监管下快速发送到海外。

在最初的几周之后,Deb提取资金的请求一再被拒绝。 相反,她被告知她欠了大笔钱,因为她所有的股票都下跌了,她需要偿还 20,000 美元的债务。 付款后,她又被要求支付 15,000 美元的经纪费,并且必须在24小时内支付完成。

支付完“经纪费”后,Deb最终收到了 Capital B平台的一份交割协议,要求她签署,表示她将在 10 月 31 日收到所有资金。 

“我坐在这里很高兴,认为我会得到 29 万美元,”她说。但是,随着日期的临近,她被告知她的钱被冻结,直到她支付了 30,000 美元的区块链费用。Deb写信给Daniel,恳求他提供帮助,结果对方回了一个祈祷的表情符号后便消失了……

Deb 写信给她的银行 ANZ,试图取回资金,并向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(ACCC)报告了这一事件,同时也已经向澳大利亚联邦警察(AFP)、澳大利亚网络安全中心甚至英国反欺诈警察局提交了报告,但目前并没有等到满意的结果。

全球犯罪集团瞄准澳大利亚

2023年,澳大利亚人因投资诈骗损失了近 3 亿澳元,其中大部分是从社交媒体开始的。 

据网络犯罪调查机构 IFW Global 称,澳大利亚已成为庞大国际犯罪集团网络的主要目标,这些犯罪集团大量利用社交媒体来欺骗受害者。

IFW Global 首席调查员Mark Solomons 在联邦网络犯罪议会调查中表示,澳大利亚是该犯罪集团赖以发展的少数国家之一。 “犯罪集团的主谋知道,被这些国家发现、调查和起诉的风险很低,潜在的回报远远超过了这些风险。”

当局已经意识到这些广告,上个月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(ACCC)发布了新的公共警告。 

ACCC 已将 Meta(Facebook 所有者)因诈骗行为告上法庭 ,该案仍在联邦法院审理中。澳大利亚首富 Andrew Forrest 也因 Meta 在虚假加密广告中使用他的形象而对 Meta 提出刑事指控,但后来,地方法院联邦检察长撤销了此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要懂汇 » 在遭遇网络投资欺诈后,63岁澳大利亚老人选择这样反击!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